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2017冬至-那些,不可思议【原创】  

2017-12-21 23:13:38|  分类: 情寄九泉-脚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12.21.(四) 丁酉年十一月初四  13-19℃ 晴 东南风 湿度54-72 %  AQI61良

偶读一篇有关心理学的文章,其实有些内容都不怎么懂,却不由人想起另一些事情,几件记忆深刻又不可思议的事。有时候联想也有点不可思议。   


第一件事,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吧,具体日期记不得了,只记得当时爷爷去了青岛没在家。爸爸与同事去上海出差,给科里打电报说了回程日期车次。那时物资不丰富尤其如渭南这样的小地方,去上海出差的人回来,一定要给同事们捎带很多渭南买不到的东西。带东西太多出站时会受阻,所以要提前通知回来的日期车次,科里会派与火车站关系熟络的职工并通知家属去接站。

爸爸不在家的日子,我回家陪妈妈住,睡在爷爷的小床上。那时住的房子很小,几张床用纸糊的隔墙隔开,一点点声音全家都能听见。临爸爸要回来的头天晚上,我正睡着,突然听到鱼缸里爸爸养的金鱼一条条猛力跳起,水声大作,我一骨碌爬起,惊诧不已,也把正从自己床上下来的妈妈吓了一跳,问我突然坐起来干什么。我说,我听见鱼在鱼缸里跳,声音很大,吓醒来,心里也像是慌咻咻的。我打开灯,看见鱼缸里水平稳鱼安静,了无痕迹。妈妈笑起来,说她一直没睡着都没听见鱼缸里有声音,我向来睏得那么死还会给鱼吓醒?真是怪了。

可是我真的听见了很大的水声!真的心慌不已!只是当时太困了,陪妈妈又说几句其他的话,服侍她解手喝水,重又睡回床上,然后我也立即又睡。此间看了下表,一点半左右。

第二天就是爸爸该回来的日子,我们在车站没接到人,车没来。那时火车晚点是常态不晚点是奇怪,也就没怎么在意。可是第三天火车还没来,大家都急了。在火车站有熟人的唐叔叔到里面悄悄打听,才知道车在河南境内出事了,但再多的消息也没有。厂里加派人员在车站轮班等消息。因为怕妈妈着急犯心脏病,没敢告诉她,只说晚点严重。又怕她担心起疑,唐叔叔让我们不要在车站等,有消息他会通知我们。晚上弟弟回家来了,就由他在家陪妈妈,我回了自己家。

第四天一早天没亮,弟弟急匆匆来我家,告诉我爸爸回来了,出了火车相撞的严重事故,爸爸一颗牙被卧铺栏杆碰落,还好其他没大碍。

等我赶回家时,爸爸已经睡一觉起来了。他说了突然出事、惊恐撤离、狼狈回家的过程,出事时间是那晚一点半左右。

一点半左右?一点半左右!此时爸爸遇车祸,而向来晚上沉睡不醒的我,当时被鱼缸里爸爸养的鱼惊吓而醒?!

我和妈妈都惊讶不已。好在爸爸还算有运气,只碰落一颗牙,再加上他被找去谈话,要求他对事故不准出去说,此事也就少说为妙不再提起。

 

第二件事,发生在1985年年底。那时我在党校学习,上有老下有小,每晚回家有一堆家务要做,自己基础又差,所以每天必定在不上课的时间整理好笔记,做完所有作业,再抓紧时间去图书馆看书,从未提前离校。那天下午离放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正在写东西,突感心慌意乱,竟然接连写错了好几个字,一时不知所措,就是一心想回家,无论如何赶快回家!

急匆匆赶回家里,看到了老伴儿留下的字条,爸爸检查结果确诊,是肺癌晚期。他想通知弟弟妹妹回来一起商量接下来怎样治疗,已经赶往临潼(那时没有电话)。爸爸妈妈都还不知实情。

果然是家里出了大事!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爸爸去西安复查,进一步确诊,住院治疗,弟弟一直在医院陪伴他,我和妹妹照顾妈妈。我们一直不知道该怎样跟爸爸说他的病情。可是我们都知道,以爸爸的英文水平,那些检查治疗的仪器设备、那些一瓶一瓶吃下去的药,可以说明一切。或许,当第一次地区医院的诊断出来时,爸爸已经心知肚明了。可是他一直都默默地配合治疗,平静地和每个人相处。还在病情稳定些时,专门一 一去老同事们家中拜访。后来有叔叔阿姨跟我说,俺都知道,你爸爸就是来和俺告别的,俺心里难受不敢掉眼泪,他一直都是笑的,说他挺好的。你爸爸真是好人。

那段时间,爸爸心里的感受我不敢细想,无法体会。可是我确认,爸爸不愿自己的病过多影响别人,也对自己的一生心中坦然。虽诸多留恋,但了无牵挂。在生命的最后时日,爸爸再一次为我们做了榜样。

 

第三件事,发生在1986年11月26日。那时爸爸住院已经十一个月,病情日重,自知来日无多,希望回家。他们厂里安排了车辆和医护人员第二天去西安接他。

那天下午,我带着孩子回到妈妈家,老伴儿去和厂里保健站沟通第二天去西安接人的具体事宜,再做些其他准备。明天上午他会和在西安医院里的妹妹弟弟一起陪爸爸回家来。

五点钟左右吧,血压一直不稳定的妈妈睡在床上,我在厨房做晚饭。正切菜呢,忽然听到有人叫我——怎么是爸爸的声音?虚弱而急切,甚至可以确定他应该站在二楼往(家住的)三楼楼梯的拐弯平台处在叫我。我下意识地冲出厨房,打开家门跑出去,门口没人;走前两步看楼梯看二楼往三楼楼梯的拐弯处,没人;跑下楼梯看二楼,没人;下到二楼再往下看通往一楼的楼梯,下到一楼,还是没人。整个楼道里静悄悄的,只有我一个人三步并两步跑下来又一步一步犹犹豫豫地走上去。回到家里关门时,我才发现手里还提着菜刀。

疑惑中,我继续做饭,耳朵却拎起来听着外面又有什么声音。晚上躺在床上,耳边一直响着那个声音,“秀庄!秀庄!”虚弱而急切,清清楚楚。千真万确那是爸爸在叫我啊!爸爸有什么事吗?……

第二天一早,老伴儿跟着厂保健站的救护车去西安,我也赶紧去买菜。回到家,一进门看到满屋都是人,两位熟悉的阿姨迎上来。“俺爸爸回来了!这么快!”我顾不上和她们说话,放下菜篮急步走到爸爸的床前,床上坐着的人站起来,我不认识的。两位阿姨一边一个挽住了我的胳膊,弟弟走过来告诉我,爸爸昨天下午去世了。

爸爸已经不在了!

我眼泪涌出,呆在那里。……哦,妈妈,妈妈在哪里?我一边擦泪一边转去妈妈的卧室,门关着,门口站着熟悉的厂保健站护士,她说,妈妈血压有点高,其他还好,你妹妹在里面。

我平静一下,走进去,妈妈蒙着被子躺在床上。“妈妈,我回来了。你要不要吃点水?”妈妈轻声回答:“不要。我躺一会。”以后几天,妈妈一直安静卧床,病情没有大的波动,我们能够全力处理爸爸的后事,却也一直在担心这种安静后面的压抑。很多天以后,妈妈才在一位亲戚探视时放声痛哭出来。

后来,在现场的妹妹和弟弟跟我讲了爸爸临终时刻的情况,时间是11月26日下午五点钟左右。我再一次眼泪涌出,呆在那里。

我明白了,虽然没来得及进屋,但爸爸确实回来过,来和妈妈做最后的告别。爸爸的心意,妈妈一定明白的。三十九年同甘苦,于无声处惜别离。每想到此,我心痛不已。 


有些事,不知怎样可以解释,只是从未忘记。不会忘记的事,也许不用解释了

 

       明天是冬至日,写下这些遥远又清晰的记忆,权作祭奠。想念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祝愿他们以及故去的各位长辈和亲友、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逝者,一切安好。
 那些,不可思议【原创】 - 半支莲 -

23:15    刚做好,发表,通知博客整个被封了。懵掉了。希望只是封掉不能公开,我还可以自己看看。如果全给删了,还真有点心疼。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