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魏秀兰,你听到吗?【原创】  

2017-01-27 01:26:23|  分类: 我是知青-脚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1.27.()丙申年腊月二十九  14-22℃ 晴 东北风 湿度41-94%  AQI65良

秀兰,我在叫你,你听到吗?

还没有被群主加进我们初中同学的微信群时,我就想,你是在青岛的,应该已经在群里了吧?我们终于又可以联系了!

进得群里,面对几十个头像和昵称,面对每一条发言信息,我仔细分辨猜测,哪一个是你呢?两天下来,我确认你没在群里。于是向群主打听,他应该是你的高中同学。

可是,群主告诉我,你已经走了十几年了。

你竟然走了!我初中阶段最好的朋友竟然已经去世十几年了!……

 

魏秀兰,我在叫你,你听到吗?

我们原本不熟。因为我进到咱班比较迟,咱俩的座位又离得远,接触很少。是文化大革命让我们走近并相熟。

1966年秋,血统论正盛行,你和几位到北京觐见领袖的同学回到学校,准备继续串联南下,并邀我一同去。于是,正陷于自卑情绪和沉重家务的我,得以有机会加入大串联的行列,感觉自己好像算是革命群众中的一员了。

虽然,后来我终于明白,对于不可选择的偶然性之事,沾沾自喜和耿耿于怀其实都源于不自信。没有幸运的背景就留下一个自强的背影,也不错。但毕竟在被大环境歧视的时候,你们的微笑是一种温暖。何况一路上大家相处融洽,你们对我的帮助照顾我终生难忘。

从此后,我们接触多起来,聊得多了才发现彼此很谈得来。我们聊严肃的,对学毛选积极分子讲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实例之一——买地豆不要大的好的专拣小的烂的,共同不解:领袖是这个意思吗?聊轻松的,陆军绿还是海军灰穿着好看,最后觉得还是海魂衫好看;聊切身的,手指头上光长肉刺怎么办?怎么办?铰了去!……。

其实,那会儿我们都幼稚,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水深火烫,应该是咱俩的幼稚程度差不多吧?

征兵开始后,你对我说,你看了咱班的报名名单,女生就你没报名。你为什么不报?!我说我根本没条件当兵,报什么名。你说,当得上当不上是水平问题,报不报名是态度问题。人家都报了就你不报,你什么态度这是!我说,应征条件明明白白地摆在那,你不是那样条件的人还去报名,这算个什么态度?你气得指着我说,你怎么就不明白!都没见过你这么犟的!我说,实事求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就那么站着,站了很久,不再说话。

你的直率,我喜欢;我的固执,你理解。

以后的几十年里,类似的事情又曾遇到,依旧固执的同时,我总会想起你想起这件事:你要在,会怎么说?我知道,那些话是只有你才会对我说的。

 

魏秀兰,我在叫你,你听到吗?

作为六七届毕业生,我们1968年才毕业。我选择下乡插队,你选择读高中。你问我为什么不继续上学,我说,早晚得下乡吧。你说,去了给我写信昂。我说,嗯。我走的时候,你送了我两件礼物,一本精致的袖珍版《毛主席语录》,还有你的红卫兵袖章,那都是你的心爱之物。我在你们家吃了午饭,你娘蒸的干粮真好吃。我们去照相馆拍了照片留念。照片上的我们捧着小红书,年轻的脸在镜头前略显紧张。

从此我们各奔东西。

1986年夏天吧?回青岛,去你家找你。隔了那么多年,我还是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大水清沟97号。你娘一边打发你弟弟去找你回来,一边叫我上炕。我像小时候那样和她聊天,告诉她我现在在陕西渭南。你娘说,我不知道那地场,听她们说,离咱这血远。你刚一进院门,你娘就对着窗外喊,赶急赶急,你伙计来了!你还是那么大大咧咧地走进来,满屋子都是你的笑声。那天在你家吃了午饭,你家的干粮还是那么好吃。你告诉我青岛的新闻,我告诉你关中平原的风俗。我离开时,你送我到公交站,车开走了,你站在西晒的太阳下,眯着眼睛招手。

大概是1998年?又回青岛,第二次去你家找你。你刚好从家里出来去办事,我们一路聊着到了车站,又在车站站着说了好久。你说你的儿子,我说我的女儿。你说,最近几天你都在娘家,今天没时间了,约好明天在你家见。可是第二天我临时有事没去成,后来返回渭南的时间也到了,我们再没有见面。我按老习惯给你娘家写信,却没有回信收到。第二年还没有,第三年还没有……。我想大概水清沟那里的房子拆迁了你收不到信吧?可是匆忙中我又没记下你自己家的地址。那天你在车站是告诉我了的,当时没带笔记下,只想着明天见了面叫你重说,哪承想那一分手竟是永别!

2012年再次去青岛,更加匆忙,但还是去了一趟水清沟。下了公交车就不认识路了,依照记忆中的方向找过去,问了几个人,水清沟97号?不知道,都说不知道。而我也不知道的是,其实那一年你已经不在了。

因为没及时记下你家地址,因为我的失约,我再也没见过你,再也没了你的音信。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懊恼。

 

魏秀兰,我在叫你,你听到吗?

有了互联网,有了微信,我与失联多年的很多同学同事有了联系。你是我最想找到的那个人,虽然不能马上见面,可是我们又能说话了呀,比写信快捷多了。魏大娘好吗?你姐姐好吗?你儿子给你生了孙子还是孙女?你现在打太极拳还是跳广场舞?你用电脑吗?不准叫我外号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多年后终于得到了你的消息,却已是阴阳两隔阻,何处话相思。有互联网,又能怎么样!

 

魏秀兰,我在叫你,你听到吗?

我一直想跟你说都怨我,没及时记下你家地址,没有如约第二天去你家,你是专门不给我道歉的机会吗?

我写的那些信,你收到吗?

我一直在想念你,你知道吗?

我一直在打听你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若有来生,你还会做我的同学、我的朋友吗?

若有来生,咱俩要住在一个城市,你同意吗?如有分离,咱要勤联系,用各种可能的方式,可以吗?

      或许,夜深人静之时,你会走进我的梦境,继续我们没有聊完、永远聊不完的话题。你不许叫我外号,不许站着说几句话就消失,可以吗?可以吗?
魏秀兰,你听到吗?【原创】 - 半支莲 -
 2012年5月拍于青岛海伦路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6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