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我没看过皮影【原创】  

2015-10-30 17:20:50|  分类: 我是知青-脚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10.30.(五)乙未年九月十八  珠海22-30℃ 多云 东南风 湿度74-92%  AQI良

下面这幅关于皮影的照片和文字说明,是在前不久的《南方都市报》上看到的,拍摄者是我非常喜欢的胡武功,他拍过很多十分传神的关于民间陕西的照片。

皮影这种演出形式基本活跃在农村,城市里有秦腔,有眉户,有碗碗腔,但皮影很少见到。所以我虽然在陕西生活了近三十年,却没有看过皮影演出。但我毕竟在渭南农村插过队,那里活跃的另一种演出形式我看过,印象深刻。

应该是1971年冬季,我们队上一户社员家老人过世了。上工时,妇女队的女子媳妇们说,黑来他屋门口唱曲子哩。我问啥是曲子,她们都笑,说,看一下就知道了,看不?我说,看。

我其实不是特别爱热闹的人,有吵架的我从不看。只不过那时我们基本上读不到报纸,有线广播里除了反反复复的那些政治口号,就是样板戏,一年难得看一回露天电影。现在家门口来个唱曲子的,为什么不去听。再说,我当时虽然到陕西时间不长,却喜欢了秦腔的音乐喜欢了板胡,想去听听这曲子唱起来跟秦腔有啥不同。还有呢,就是有一回看到外村人办丧事,请了吹鼓手(渭南人称吹鬼子的),从文革开始,把好多老习惯都革掉了,好多年没见过吹丧曲的,他们竟然吹着《社员都是向阳花》,真令人惊讶。那么今天这个唱曲子的,会唱什么呢?我太想知道了。

下了工,吃点东西,喝些热水,我就开始包裹自己。渭南农村的冬天很冷,站在外面更冷。我把能御寒的衣服尽量穿在身上,在鞋里垫上麦秸草,用围巾包住头,收拾得圆滚滚厚墩墩。房东伯伯听说我要去看唱曲子,叮嘱我:看一下就回来,嫑在那时间长,冷人。我说没事,我穿的多,兴冲冲地出了门。

办丧事那家人门前点着亮晃晃的汽灯,已经开始唱了。围的人挺多,净是男的,女的只有几个中年人,女子和年轻媳妇一个没有。队长老婆看见我,过来打招呼,说天冷,看一下赶紧回噢。我一边答应着,一边从人缝中看进去,坐在圈子里的六七个也一满是中老年男人,有拉的有唱的有说的。乐器除了我喜欢的板胡,其他都不认识。听上去与秦腔有些不同,却也是青筋暴起,声音嘶哑,比秦腔还更显质朴苍凉有黄土味儿。我喜欢。

那时我已经能够用比较流利的渭南方言与老乡们对话,可还是基本听不清他们的唱词,只能隐约听出就是孝敬老人和一些有关日常生活的内容。想跟队长老婆请教下,环顾四周,那几位中年妇女都不见了,跟前全是不认识的外队的男人。肯定是太冷了,招不住跑回去了。我也冷得直跺脚,但并没想回去。

突然,队长走到我身边,问我冷不冷,催我回家。看我没有回家的意思,他把我拉着往后退了几步,说,你看都剩下老汉子咧,哪还有女子娃听曲子到这时还不回的,赶紧回!你走了人家才好往下唱么。

啊?我走了人家才好往下唱?是不是办丧事不仅有吹向阳花的还有唱酸曲儿的呀?怪不得女人家都不见了,我也不要在这里妨碍人家,还是回去吧。

晚上躺在床上我就想:人平日里活的挺没意思吧?总找机会吃点喝点热闹点。你说娶媳妇生娃那都能行,怎么人家里死了人,也要趁机吃点喝点,还要打情骂俏唱酸曲儿,死者家属咋想哩?

第二天上工时,女子媳妇们嘻嘻哈哈地问我昨晚听的啥呀?队长把你撵走了吧?还告诉我唱曲子是这里办丧事的风俗,而最后的节目妇女不宜是多年的约定俗成。我说我其实没太听清唱的啥,就是爱听那个调子那种声音。有人很高兴,说其实咱农村唱的老戏你仔细听着也好着哩。有人不信,说你城里娃不听那些洋气的歌还爱听这个?

      其实我说的是真话。虽然那天夜里最多一个小时的简短经历,并没有让我获得多少关于那种民间说唱的知识,可是,黑夜中,汽灯下,那些穿着臃肿棉衣灰头土脸的人,扬着脖放声投入地唱着,那种高亢的调子、那种悲凉的声音、那种专注入神朴素的神态,我至今都忘不了。

---------------------------

我没看过皮影【原创】 - 半支莲 -

昨日记忆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C/html/2015-10/14/content_3476025.htm?div=0

    □ 胡武功

       皮影发源于中国,中国皮影发源于陕西。陕西皮影的故乡在华县。

       皮影,在关中被称为“小戏”,与木偶同属由人操弄伴唱的戏剧。所谓小,即戏台小、规模小,戏班子人少,行头少,花费少。因此,非常适合经济滞后地区百姓的文化娱乐需求。地处穷山僻壤的农家人娶亲生子过满月,祝寿埋人盖新房,随请随到。皮影班子多则六七人,少则四五人,戏台简易得只需一张纱幕一盏灯即可开张。皮影戏中道具、人物的造型都是用驴皮刻制并染了相应颜色。(也有用牛皮刻制的)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彩色电影。

       关中皮影流派众多,东府、西府各具特色。张艺谋一部《活着》的电影不但使东府皮影闻名天下,而且使农民艺人潘京乐走向世界。2004年5月,我登上华县南原,来到魏家原村,拜访了潘京乐和他的老伙计们。这是一群六七十岁的老人,乡亲们眼中的艺术家。谈起皮影来,个个像火气正旺的青年,不是手舞足蹈,就是低吟高唱。潘京乐年龄最大,七十多岁了,电影《活着》中的唱腔就是潘老的声音。皮影戏中最辛苦者为唱师,最难寻聘的也是唱师。潘老一人要包唱生、旦、净、末、丑所有角色,要求男女苍嫩音调分明,准确无误。眼下,像潘京乐这样的唱师实在是很难找到了。离开魏家原时,夕阳西下,金色的余辉染的农舍、树木和麦海一片金黄。潘京乐和他的班子成员们坐上雇来的三轮车,带着行头出发了。他们要赶到三十里外的渭南原上,为一家人作去世三周年演出。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