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亚运办不办,香港很为难【转载】  

2010-12-09 17:38:25|  分类: 阅读人生-脚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12.09.(四) 庚寅年十一月初四      珠海:13℃-21℃   晴转多云   东风    湿度22%-60%

亚运办不办,香港很为难【转载】 - 半支莲 -

 

民主是个什么样的好东西?读此文可见一斑。

选民选出来的、被纳税人监督的、服务民众为老百姓打工的政府,是这样的。

自己争取加选民选出来的、有参政意愿和能力的议员,敢于、乐于、善于监督政府的媒体和民众,是这样的。

在内地盛会热潮中,香港特区政府意欲申办2023年亚运会。

不过,10周的公众咨询,结果并不乐观。香港面临和内地完全不同的阻力。

 亚运办不办,香港很为难

2010-12-02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赵蕾 实习生 范承刚 梁琪 发自香港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53053


市民完全可以放心,香港能办好亚运会,也能办一个不浪费的亚运会。
——支持者:香港亚运会临时申办委员会委员余国梁、立法会议员霍震霆。
内地有举国体制,香港不可能有举港体制,这点本质不同,不可能改变。
——反对者:香港媒体人吴志森

 

该不该申办2023年亚运会?在眼下的香港,这是一个问题。
       12月1日,香港政府为申办亚运会进行的10个星期的公众咨询结束了。结果令港府官员不太乐观。
       9月21日,在广州亚运会倒计时的热闹中,香港政府公开了一份申办2023年亚运会的计划,展开公众咨询。因为超过400亿元的预算引起争议,香港政府将咨询期延长4周,并缩减预算约80亿元。
       港府申办2023年亚运会专责小组组长陈育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对立法会是否同意拨款有点担心。按照香港体制,政府动用纳税人的钱,一分一毫都要立法会批准。
       陈育德的担心不是没来由。香港媒体人吴志森主持的电台节目,多次就香港该不该申办亚运会展开讨论,结果市民在电话里,“支持和反对的比例,大概是1∶9”。
       咨询期的最后阶段,恰逢广州亚运会举行。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频繁往来于广州和香港,出现在各种与亚运相关的场合。作为港府负责申办亚运的主要官员,他认为,这段时间香港民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接下来,政府将梳理民意,决定是否向立法会要钱;如果提交立法会,官员们必须做好准备,迎接公众对申办亚运更集中的诘问。


申办目的很混乱?
对政府提出的办亚运可能带来的种种好处,各界将信将疑。
       11月22日,香港单车选手黄金宝在亚运会夺金,铜锣湾某商厦的大屏幕直播画面,让很多市民都停下了脚步。一位谭姓女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她很高兴。那么,“香港该不该申办亚运?”她回答:“参加就可以啊,现在这样不是挺好?”
       事实上,从9月初香港政府抛出申办咨询文件,民间对政府“好大喜功、搞面子工程”的批评不断。
       主流的意见认为,办亚运的钱应该花在民生上。香港市民何欣欣女士说,目前香港东区的过海隧道,正酝酿提高过往车辆收费,民众叫苦连天。政府与其花费四百亿元办亚运,不如花数十亿元回购东区隧道,让市民免受加价之苦。
       吴志森则特意把2009年港府对民生各项的投入翻了出来,发现去年政府对医疗、教育、社会福利等每项的投入,都不到400亿,少于办亚运预算,“这样显然说不过去”。
       他还仔细看了申办咨询文件,认为文件对资金的说明太粗糙:为什么2000年港府申办亚运时预算只有30亿,现在要几百亿?到2023年实际办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加钱?
       香港浸会大学体育系副教授雷雄德支持申办亚运,但他对咨询文件也有意见。“不周详,没数据,根本无法显示亚运会对经济的积极影响。如果申办咨询工作的满分是100分,我只给65分。”
       立法会的议员们是反对队伍中的领头羊。议员黄成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办是可以办,只要政府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当咨询文件提交到香港立法会民政事务委员会讨论时,他和与会议员都认为,政府申办亚运的目的很混乱:如果要提高香港体育水平,参加亚运会就可以了;如果目的是赚钱,也不要办,因为根本不可能赚钱;提升香港形象,更不可能,香港从来不是靠体育树立形象。
       对政府提出的办亚运的好处,社会各界将信将疑。有人问,举办亚运可以增加逾万职位,但是这些职位在亚运之后能否存在?用几百亿换上万个临时职位又有啥用?11月16日,在民政事务局组织的业界意见咨询会上,旅游业界代表认为,办亚运和吸引更多旅游者,并无必然联系,相反还有可能冲淡旅游市场。
       政府官员反复解释说,预算的400多亿中,只有140亿跟亚运直接相关,剩下的300多亿用于改善基建、体育设施,即便不搞亚运,迟早也要花掉。可仍有市民不依不饶。吴志森翻出旧帐说,2000年,香港政府申办亚运时承诺,不管申办成不成功,都要在启德机场旧址新盖一座体育场,结果申办失败了,体育场至今毫无动静。
       10月中旬,迫于反对声浪,港府申办亚运专责小组重新考虑了申办亚运的场地计划,决定放弃原计划中关于提升元朗、大埔、沙田三个室内体育馆的部分,把直接开支缩减了80亿港元。
亚运办不办,香港很为难【转载】 - 半支莲 -         没料到此举仍遭到批评。黄成智议员说,有些本来想支持的议员,突然犹豫了:一下子减了这么多钱,能不能办好?到时不够用,会不会还来立法会要钱?立法会要不批,就让国际社会看笑话了。
       元朗区议员陈惠清对记者说,他们区议会开始很支持,因为政府重点提升的场地,有一个就在元朗。后来缩减预算,把这块也取消了,让他们很被动,“只好听之任之,不管了”。


“我们的政府太没有影响力了”
香港政府最大的优点是卑微,最大的缺点也是卑微。
       对政府来说,“减价促销”是费尽思量后的决定。
       “减了价之后,媒体又觉得太寒酸了。”陈育德说,“香港的媒体都是跟政府唱反调的,我们习惯了。”
       陈育德和他的团队以及顾问,花了几个月,对申办2023年亚运给香港带来的影响做出了全面评估,连那些为了亚运进行改造的体育馆,亚运结束后每年需要多少保养费用,总费用摊到每个香港市民身上,大概要出多少钱,都做了估算。
       “毕竟离真正举办还有13年,我们只能给出个框架。”陈育德说,有市民认为应该算得更细点,但他们确实难以做到。
       亚运会临时申办委员会委员余国梁说,大型赛事的账目,很难算清楚。“说不定13年后更便宜了呢?香港社会就是这样,市民就是想知道到底他们要出多少钱。”
       这段时间,陈育德和民政事务局的人士,走遍了全港18个区议会游说,争取支持,不过似乎效果不明显。
       因为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和立法会体育界别的议员霍震霆积极推动香港申办亚运,一些市民干脆把申办亚运称为“曾局长和霍议员的政绩工程”。
       “有时候我们的政府太没有影响力了。”雷雄德说,“如果立法会通不过,亚运办不了,那真的太可惜了。”
       雷雄德说,香港政府最大的优点,就是会接纳反对的意见。“香港政府最大的优点是卑微,最大的缺点也是卑微。”
       据吴志森的观察,其实香港市民对内地城市办盛会,也有些羡慕。但经历了香港建高铁风波等事件后,市民对政府更警觉,担心政府乱花钱。
       曾德成早就预料到市民会反对。除了申办专责小组在FACEBOOK上开账号,曾局长自己也经常写点文章,冠名“局长随笔”,苦口婆心地向大家说明申亚的好处。
       用霍震霆的话就是,一谈到文体盛事,香港市民就有“大白象”(香港人对面子工程的形象说法)恐惧。
“每件事都是一半赞同,一半反对,会谈很长时间。政府说要花多少钱,大家一定说不要花钱,应该多建学校、多建医院。”霍震霆说。
       从2003年SARS后请皇家马德里足球队来港交流、2008年香港协办北京奥运马术比赛到2009年香港举办东亚运动会,霍震霆都起了重要作用。凭借霍氏家族在亚洲体育界的人脉,霍震霆很希望促成香港申办亚运会,但他左右不了目前民意:“大家觉得应该办,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大家不接受,我也明白。”


举办亚运要水到渠成
“所有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所以要用得其所。”
       公众咨询开始后不久,曾德成在“局长随笔”中写道:“在已表达的意见中,不少很有警醒作用。比如担心会出现大白象工程,对好大喜功心态深恶痛绝等等,都有道理,放眼海内外,过去类似的体育或非体育大型计划,出现过不少令人痛心的浪费案例,给社会留下深刻创伤。对于这些教训,我们是谨记于心、时刻提防的,但市民的担心仍然让我们有新的感悟,更加感受到公帑两字中,惟‘公’惟大。”
       “所有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所以要用得其所。”余国梁反问记者:“你不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事吗?”
       霍震霆和余国梁都认为,香港市民完全可以放心,根据2008年办奥运马术和2009年办东亚运动会的经验,香港能够办好亚运会,也能够办一个不浪费的亚运会。
       “我们当时也没建奥运村、亚运城,大家都住在酒店。香港酒店接待能力很好,最后反应都不错。”霍震霆说。
       其他方面,余国梁也认为香港可以做出自己的特色。比如,单双号限行在香港肯定行不通,但政府到时可以多给些假期,缓和交通压力。再如,东亚运动会一度面临经费危机,后来通过民间筹款很好地解决了,政府最终只出了一半经费。余国梁说:“香港人有能力想出好的解决办法来。”
       元朗区议员陈惠清也支持香港申办亚运。她觉得,香港肯定拿得出几百亿,而且有完善的监督制度,政府不太可能乱花钱。
11月16日那场咨询会上,曾德成跟业界人士说,大家多到内地走走,就会发现,很多城市正在兴起,百舸争流。南京也申办了青年奥运会。香港再不争取机会,就要被甩在后面了。
       回归前的香港因袭英国传统,认为体育活动是一个游戏,“参加比赛拿牌,不是他们的重点。”余国梁说,“他们对体育的看法是健康、活动、娱乐,能参与就很好了。”
       他告诉记者,回归后,中央政府觉得,体育能帮助香港在国际立足,区旗能够在国际赛场上升起来。这种背景下,港府和体育界人士希望多申办国际比赛,这次广州亚运会,香港派了五百多名选手,“也是希望提升香港的地位,拿牌对我们来说比较重要”。
       霍震霆感觉,香港政府现在已经有很大改变。“以前殖民地,都不玩这一些;同一批人现在要接受一个新环境,所以政府一定要做起来。我每一天都希望通过不同渠道,传播运动员对社会的影响、运动员的付出、运动员有强韧的精神。”
       仍然有香港市民不接受政府的这种改变。吴志森告诉记者,内地有举国体制,香港不可能有举港体制,这点本质不同,不可能改变。
       沙田区议员郑则文的忧虑颇具代表性。他认为,香港不是没钱,想建体育馆并不难,可在目前政府对运动员培养、退役后的出路等都缺乏长远安排的情况下,不应该申办亚运。“运动员退役后没饭吃,拿金牌又有什么用呢?”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旷达亦有贡献)【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53053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